今天是
|
|
|
|
|
|
|
完善水资源管理禁止水库汛期集中泄洪加剧灾情
(日期: 2021-10-20 点击率: 743 )
 

完善水资源管理

禁止水库汛期集中泄洪加剧灾情

菏泽市东明县政协委员、县河务局职工石礼云13561332540反映:2021年 7月20日开始,一场罕见的特大暴雨袭击河南,持续的降雨使郑州、新乡、开封、鹤壁、巩义等河南多地爆发洪涝灾害。这场突如其来的洪灾暴露出中国水资源管理中长期存在的一大短板——为保障供水,在汛期到来时水库往往高水位运营,可一旦某地区遭遇暴雨,短时间内周边水库就会超汛限水位,有溃坝之虞。这时周边水库不仅难以发挥应有的纳水蓄洪作用,集中弃水与暴雨叠加反而会加剧了下游洪灾。

在河南这场洪灾中,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本应承担纳水蓄洪任务的诸多大中型水库却纷纷告警、超汛限水位,为防止溃坝,不得不在汛期集中泄洪。根据河南省水文水资源局发布的消息,至7月22日8时,全省共有66座大中型水库超汛限水位,占全省有报汛任务的132座大中型水库(不包括小浪底、三门峡、故县、西霞院水库)总数的一半。此前已有媒体报道,截至7月21日上午,河南超汛线水位的47座水库均在泄洪,其中有8座大型水库、39座中型水库。自7月19日以来至23日,新乡市30座中小型水库有29座蓄满溢洪。水库集中泄洪会与突降的暴雨产生叠加作用,从而加重下游地区受灾人数、财产损失,产生更大的危害。

近年来,水库管理存在一个普遍的现象是,每当汛期来临,很多地区水库库容仍是高位运行,没有把大部分蓄水放掉,做好应对汛期的充分准备。这常常导致一个地区一旦遭遇暴雨,周边水库在短时间内纷纷告警、超汛限水位,不得不集中放水,进而加重下游地区洪涝灾患。

以郑州最大的尖岗水库为例,根据气象部门的报告,2021年7月20日8时至20时,郑州市最大降水量恰恰出现在二七区的尖岗水库,最大降水量为543.6毫米。汛前尖岗水库水位在145米,最高时达到了153米,超过了150.55米的汛限水位,经过泄洪,已经回落到了147米。汛前水库仍然保持着145米的较高水位时,是保障下游新密市以及郑州市的用水供给的需要。事实上,刚需败给了现实,甚至损失惨重。

而这一问题并非无解。按照国际主流的水库运营方式,水库会在丰水期来临前的数月至半年之间,按照水库下游渗透能力将大部分蓄水徐徐释放,在下游地区入渗转化为地下水。等到丰水期来临时,水库已然腾出充足的库容进行纳水蓄洪,应对洪涝灾害。

汛期来临前,提早将库容释放,绝不是将水白白浪费。因为大部分水库下游都存在调蓄能力较大的山前冲积扇或石灰岩岩溶含水层。一般来说,地下含水层的容量往往是水库的几十倍,就像水库下游又多了一个地下水库。逐渐释放的水库水会在三个月至半年中渐渐入渗,地表水回补到地下,再通过大规模地下取水进行利用。相比直接利用地表水,地下水经过岩土溶滤、吸附等物理作用及化学作用,水质大多得到改善。由于具备以丰补歉的调节功能,地下取水可大大提高供水保证率。同时,可减少蒸发损失,基本不占用耕地,且能有效防治地下水超采漏斗。

事实上,地表与地下联合调蓄,如同地上与地下两个水库相互腾挪,利用枯水期与丰水期的时间差将水库水转化为可利用的地下水。如是,地上水库既能在汛期发挥防洪抗汛的作用,地下水库也能保障周边供水,一举化解洪旱两灾。中国现行水资源管理与国外很大的不同在于,把地下水和地表水割裂开来。国内水利部门长期只重视地表水,轻视地下水的资源优势,忽视地下含水层巨大的调蓄和防洪能力。加之,近年来随着城市、工业水价提高,水库蓄水被赋予极高的经济价值,各大水库也都承担着城乡供水、工业供水任务。这使得汛期到来时,各地水库仍然抱着库容不肯释放。

可是,河南雨灾让世人看到,一旦遭遇暴雨,一座座处于高位运营的大中型水库,在短时间内均已超汛限水位,原有库容越大就会形成越大的溃坝危机,只得开闸放水。水库不仅在关键时刻失去了应有的调蓄作用,被迫集中泄洪更是会加剧下游洪灾。同时,水库泄洪也会导致水资源的巨大浪费。

建议:中国水资源管理模式的现状迫切需要改革,严格避免汛前、汛期集中腾库,应杜绝集中弃水与暴雨洪水叠加加剧洪灾。

 

 
 
鲁ICP备12031761-1号